羊水浑浊,大出血(相对常规生娃的),医生重点关注……感谢一切平安。

确实是有点忙碌的迷糊,应该用日记记录下这样的时刻.

8号星期天是预产期,早上4点多,媳妇肚子有点痛,开空调洗头洗澡。结果洗好了肚子又没有反应。我和我媳妇都怕麻烦,不想去医院(因为医生说要是没有反应就周二再去复查,我前九个月都是在上海第一妇婴做的检查,现在是回老家九江生),我妈经历过两年前她弟弟媳妇(我的舅妈)40岁二胎生的女儿,宝宝住了26天的ICU,当时一言难尽,最终万幸宝宝自己坚强挺过来了。然后,我妈10岁时候,她的妈妈(我的外婆)因为生小孩难产去世,所以我妈对于这个万分小心关注,甚至是关注的有点过头,但现在看来是好事。

因为住进医院,我媳妇私下和我抱怨了很多次,比如医院空气不好,吵闹,床单感觉不干净,厕所也不干净。总之,我媳妇是一个千金大小姐,她家家庭条件很好,没有吃过任何苦。医院的条件肯定没有家里好。

下午我回家睡觉了,老妈和媳妇在医院,医生核对过往检查记录,有几个核心的记录是在上海第一妇婴做的,医生说可以但是在这没有做(九江妇幼),我妈一听,就要求再这里也要检查,医生的意思是说可做可不做,但老妈坚持要检查,媳妇就更着受累做了一下午的检查,7份检查报告(好像是七个不同的检查室)

8号晚上,我陪媳妇在医院。没有什么反应,医生看了,说还没有入盆,还早呢(确实没有入盆,事后证明是因为其它异常导致,最后大出血了)。而隔壁两个床位(一个病房有三张床位),一个剖腹产一个自然产,两人的身体状况天壤之别。这让媳妇原本一定要剖腹产的决定瞬间转移,她一定要顺产。

9号依旧没有反应。医生来问了几次。要不要剖腹产,所有人都劝我媳妇要剖腹产,但今天同病房的两人身体状况对比更加明显,剖腹产的一直半夜痛的睡不着(取下了镇痛棒),而顺产的可以自由活动,媳妇再一次坚定顺产,医生建议可以去爬楼,我们从1楼爬16楼楼梯走了6趟。最后脚实在酸痛。而媳妇也见红了(要生的前兆)。

10号,昨天见红,以为要生。结果还没有,在她父母还有我们强烈要求下,我们确定剖腹产,签了一堆的风险协议书,当晚我们回家吃饭洗澡洗头。然后我陪媳妇返回医院。

11号,早上我爹妈大清早就到了医院。媳妇进治疗室插导尿管。注射各种药物,大概8:30左右,把媳妇送进手术室,而她的爸妈还没有赶到(堵车),有什么样的女儿就有什么样的父母,我早已经充分理解李小姐的各种不靠谱,比如坐车忘记带钱,被赶下来坐在路边哭,还有大学掉了6个手机,还有研究生的时候发现原来洗衣机洗衣粉是需要放洗衣粉的……

2019年12月11日星期三,09:05,小西瓜生啦,50CM高,3100g

回到病房后,李小姐特别虚弱,医生过来说,要多压下,出了很多血,相对于常规的产妇来说,这是大出血了。用了进口药物,我查过”卡前列素氨丁三醇注射液”,该药可终止致命性的出血.

后来听李小姐说,羊水浑浊,胎盘有问题导致胎儿无法正常入盆(这也就是为什么导致小西瓜一直没有生的症状),取胎盘的时候是3名医生合力才完成的,随后大出血……

我们是住在医院4楼,整个楼层里只有李小姐是重点关注的病人(其它严重的,住在特殊病房)

我们给小宝宝取名罗子衿,子衿,取自古文诗经·郑风篇,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,形容女子的,后曹操在《短歌行》中亦借用此句,以表达对贤才的渴求。

罗子衿

11月14日,一切OK,出院,剖腹产4天出院.

11月18日,带小西瓜回医院测黄疸,10.5黄疸,还是有点高,3天后去医院复查.

感谢一切平安!

5 对 “母女平安,小西瓜降临,往后余生所有悲喜都同她相关”的想法;

      1. 我家俩娃,大的在上海生(松江妇幼),小的在山东(县城三甲)生。感觉医生的水平差很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